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第一步

还有五分钟
我头脑什么概念
要说什么 目的是什么
有什么证据 有什么比喻
大纲是什么 基本构思是什么
我完全没有头绪

还有三分钟
我的心跳明显加速了
我的脑筋开始扭的很严重
我的头发也开始乱得很夸张
要说什么 要说什么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还有一分钟
开头要有礼貌 放心我向来都有
只是言语上有点尖锐
说话要有重点 放心我向来都有
只是没什么人懂得欣赏
说话不可以笑
这个真的很难很难

电话响了一声
吴书缘 不准笑
吴书缘 不准笑
吴书缘 不准笑
吴书缘 不准笑

“吴书缘,你打来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好了”
这样的开场白 爽快
也使得我的脑筋差点断
我不喜欢这种开场白
因为注定我也许会有压倒性的失败
我还以为自己攻打一个没有准备好的城堡
原来 是诱敌计
看来只有见机行事 随机应变了

开始的三分钟
吴书缘 不准笑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笑
也其实没什么好笑
我更没有什么意思想笑
可是 要不你这样想
如果一个人拿着一把刀放在你的喉咙
告诉你 如果你笑 就杀了你
相信没有意思要笑
也会一直想着不准笑
这只是比喻

结束前的三分钟
我鼓起勇气诚实
脸上建起红砖厚的脸皮
孤注一掷
“给Auntie几天时间考虑好吗?“
oh yes
我终于给自己一个转机了
是不是我成功了
还是延迟的失败
反正失败成功不是由我决定
该来的 避不了
该离开的 留不了

挂电话前的 那秒间
没有古老的咔嚓声
没有挥泪的道别
没有拖泥带水的再见
就简单的 电脑 冬 一声
留下没有答案的问题
留下等待的心情
留下差点断线的脑袋

成功失败
我豁出去了

剩下的只有等待
就像我每天的任务
等待

2 comments:

Stone said...

原来过程如此艰巨。

Swan said...

一定会成功的;D